北京快乐8近200期走势图|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
來源: 發布時間:2012-10-15 14:27:9
中國地質科學發展站在歷史節點上
 
8月6日,澳大利亞布里斯班。
 
“我有一種預感,中國地學發展正在改變和重塑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必將重塑國際地學的未來。”在34屆國際地質大會(以下簡稱大會)期間,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IUGS)主席里卡迪教授(Alberto C. Riccardi)在與中國地質代表團團長、中國地質學會理事長、國土資源部部長徐紹史會談時,由衷地說出這句話。
 
這句話令人感動,更耐人尋味。
 
中國的地學發生了什么,讓擁有120個成員國、100萬地質科學家會員的全球地質科學最高組織——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的主席如此評價?
 
里卡迪先生之所以認為中國地質科學發展正在改變和重塑國際地科聯和國際地學未來,可能有以下幾點理由。
 
“地質強國”之夢將提前實現
 
中國科學院地學部1998年首次提出中國從“地質大國”走向“地質強國”之發展戰略報告。從此,改變這一字之差就成為中國地質科學家追求的夢想和目標。
 
此后,國土資源部、中國科學院地學部先后在多項戰略研究中預測,約在2020~2030年之間,中國將成為地質強國。
 
我們認識到,從大到強,不是一個量級變化,而是一個質的躍升。要有一系列重要的表征,包括:對與人類生存相關的地球和行星探測、認識的能力,對解決全球資源環境等重大問題的貢獻、對地質學科進步和人才培養的國家付出,對國際地學發展所承擔的責任,對低收入國家發展的助力和對可持續發展的努力等。
 
國際地質大會被認為是國際地學發展和動向的方向標。大會已經發出了信號,中國正在“地質強國”之路上奮進,與強國差距正在加速縮短。
 
首先,中國地學研究經費保持高比例增長,開足了趕超國際地學研究先進水平的“發動機”。
 
2008年爆發國際金融危機后,世界經濟全面下滑,歐、美、日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經濟低迷,財政出現危機,特別是歐洲主權債務影響深遠。
 
經濟不景氣,直接導致礦業投入減少,從而加重了地質科學的投入不足。所以,大會后,全球地質科學的投入整體沒有增加,反而減少,地質科學發展受到極大的挑戰。
 
相形之下,中國科技投入持續年增長20%,中國地質調查局2008年預算為20億元,2012年為62億元,5年增長3倍。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地學(不含地理、大氣和海洋)研究經費2008年為3.9億元,2012年為9.7億元,增長2.5倍。國家科技投入持續高速增長,相繼啟動一大批重大科技工程和計劃,包括:上天、入地、下海、登極等一系列挑戰認識自然極限的科學探索計劃。這一系列國家組織的大科學計劃,帶動了中國地質科學大幅度發展與進步。中國地質科學正處于發展的黃金時期。
 
其次,中國科技成果持續增長,地學高水平論文增長顯著,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大。
 
科技投入增加帶來了科技產出增加。最新統計,2010年Cell、 Nature和Science共刊登論文5620篇,其中中國論文為145篇,排在世界第9位。中國發表論文最多的前十位機構分別是:中科院、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復旦大學、中國地質大學、華大基因、中國地質科學院、中國醫學科學院、南京大學、中國科技大學,其中有兩個地學機構。說明中國地學研究高水平的成果和高影響因子論文有大幅提升。
 
從學科發展看,中國地質科學家的主要貢獻包括:
 
地球系統科學與全球變化理論研究取得重要進展:中國的地球系統科學研究是從全球變化開始的,幾乎與世界同時起步。從1987年陸續開展了中國的全球變化研究,包括以地質方法為主的“過去全球變化”(PAGES)研究項目,在國際全球變化研究計劃中發揮了積極作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地學部于2002年提出21世紀初的地球科學戰略重點,擬定了“以地球系統各圈層的相互作用為主線,從中國具有優勢的前沿領域尋找主攻目標”的優先資助領域戰略。在古全球變化研究中,以中國學者為主的黃土、海洋、冰芯、湖泊、沙漠和石筍等記錄的研究,以及青藏高原隆升歷史的研究,在國際學術界產生了重要影響。
 
拓展了地球科學向深空研究的領域:“嫦娥一號”衛星成功發射標志了中國的深空探測地學研究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截至2010年2月,獲得經過各種校正后生成的各級數據產品約2.76TB。通過這些探測數據的處理、分析與研究,目前已取得階段性的成果,例如第一次實現了月球表面圖像數據的100%覆蓋,制作了全月球三維數字地形圖,通過衛星微波輻射計得到全月球亮溫圖,對月壤特性、月壤厚度以及月壤稀有氣體的研究有重要的科學價值,以及編制完成中國第一張1/250萬的月球虹灣幅地質圖,利用離子探針測年方法,為月球早期歷史及演化提供了高精度的年代學證據等,填補了中國在月球探測領域的多項空白。
 
此外,中國火星地質研究已經起步,目前已經在青藏高原研究鹽湖地質環境,與火星表面的環境和鹽類礦物進行類比研究。
 
中國地球深部探測進入國際大國行列:繼2006年《國務院關于加強地質工作的決定》明確開展“地殼探測工程”之后,2008年國家啟動了地殼探測工程的培育性科學專項“深部探測技術與實驗研究”(2008~2012年),目前完成了6000千米的高分辨率的近垂直反射地震剖面,超過了中國過去50年的總和,使中國進入到深反射地震剖面超過萬千米的大國行列。
 
深探專項獲得了一大批引起國內外地學界極大關注的科學發現和進展,大大縮小了中國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建立了適應中國特殊地殼結構的探測技術體系。
 
同時,取得一系列重大深部科學發現和重要地質研究成果,為全面開展“地殼探測工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中國深海探測進入高潮:2006年1月20日,執行中國第一次現代意義上環球大洋科考偉大任務的“大洋一號”,經過297天完成43230海里的環球航行,標志著中國第一代海洋人于上個世紀提出的“查清中國海、進軍三大洋、登上南極洲”的宏偉目標最終得以實現。
 
迄今,“大洋一號”先后執行了我國大洋礦產資源研究開發專項的7個遠洋調查航次和大陸架勘察多個航次的調查任務。在2012年年初結束的環球大洋科考中,“大洋一號”發現現代硫化物熱液成礦過程的“黑煙囪”11個,不僅提供了一個前景非常好的多金屬硫化物研究調查區域,也將極大地推動中國積極參與和引導對國際海底這一人類共同遺產的和平研究和利用。
 
由于國際上對超慢速擴張洋中脊地區海底熱液活動的研究程度的認識還很不足,中國的這些重大發現為國際大洋中脊和現代海底熱液活動的研究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近年來,中國先后成功申請到西太平洋、西南印度洋兩塊礦區,2012年率先提交西太平洋富鈷結殼礦區申請,相關方案得到了聯合國技術專家組的一致通過。“礦區的成功申請讓我們邁進了‘深海采礦俱樂部’的大門,成為國際海底開發先驅投資者,但是我們真正在俱樂部中雄起還是經過了十年的磨練。”(中國大洋協會,2012)
 
中國地學發展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從跟蹤、引進、“躋身”,目前正在進入“轉型”階段,正在從“原料輸出型” 向“深加工型”轉變(汪品先,2012)。中國正在加快從地質大國進入地質強國的速度。
 
肩負國際地學界的期望和重托
 
進入新世紀以來,中國在地質科學穩步、持續發展的同時,也更加融入到國際地學大家庭,國際合作更加深入廣泛,各種層次的多邊、雙邊地學合作如火如荼。
 
中國科學家對國際地學計劃(IGCP)作出了巨大貢獻。國際地學計劃(IGCP),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五大科學計劃之一,亦是聯合國系統唯一的國際地學計劃,得到15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數千名地球科學家的普遍認可與關注。
 
截至日前,IGCP已批準實施了300余個項目,其中254個區域性與全球性的地球科學研究項目已先后完成。IGCP40年來已經執行了近300個項目,中國科學家參加了123個項目,其中中國科學家發起并領導的項目19個,共同發起、領導的項目32個,中國主辦了120個IGCP研討會,平均每年2~3個。
 
中國政府對IGCP的項目資助,推動了IGCP的發展,被IGCP科學執行局總結為“中國政府支持模式”和“歐洲區域合作模式”兩個成功模式之一。從2008年起,中國政府每年資助IGCP20000美元,這對美國政府撤出資助后面臨發展與生存挑戰的IGCP予以極大的支持和聲援,得到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國際地科聯的高度評價和國際地學家的廣泛贊譽。
 
為國際地科聯提供強大的支持。1996年中國成功組織承辦第30屆國際地質大會,辦成規模最大的地質大會,得到國際地科聯和所有與會者的一致稱贊。1997~2008年,國際地科聯機關刊物《地質幕》編輯部遷址中國,由中方提供辦公和人力資源支持,張宏仁和楊振宇先后擔任編輯部主編,刊物水準均得到地科聯和國際同行的贊許。
 
自1976年以來,中國不僅及時交納地科聯的年度會費,而且多次組織和資助地科聯召開執委會會議,積極參與地科聯及各專業委員會組織的學術交流活動以及各類全球和區域性地學研究。迄今為止經國際地層委員會投票通過、國際地科聯批準,有十顆“金釘子”(全球界線層型剖面和點位,GSSP)落戶中國,是世界上發現“金釘子”最多的國家(全世界共64顆),這標志著中國地學領域綜合研究實力居世界前列。
 
中國在地質遺跡保護和地質公園建設領域走在世界前列。地質公園的自然遺跡模式有效緩解了發展中的人類與自然環境之間的激烈沖突,體現了一種可持續的發展理念。2002年2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地學部建立世界地質公園網絡(Global Geoparks Network,GGN)。截至2008年底,該網絡共有56個成員,分布在18個國家,其中中國有28家地質公園先后進入GGN名單,是最多的國家。2000年以來中國已經建立了180余個國家地質公園,在有效地保護地質遺跡、促進當地經濟發展和地學科學普及方面作出了巨大貢獻,成為世界地質公園發展和建設的典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擬推廣中國地質公園建設模式,邀請中國政府派專家支援非洲地質公園建設。
 
中國正在對世界地球科學發展作出更大貢獻。大會期間,中國地質代表團團長、國土資源部部長徐紹史在布里斯班會見了以里卡迪主席為首的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執委會全體成員,雙方簽署協議,決定將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常設秘書處遷址北京。秘書處是國際地科聯的核心運作中心,設在中國表明了國際地科聯及國際地學界對中國的高度認同,給中國地學界予強烈鞭策和鼓舞,更為中國對世界地質科學發展和進步作出更大貢獻提供了機會。
 
同時,在本屆國際地質科學聯合會和國際地質大會理事會會議上,中國地質科學院副院長董樹文當選國際地科聯司庫。執行委員會主席、秘書長、司庫組成執行局,是國際地科聯的核心領導層。這是自1976年我在國際地科聯合法會員席位正式恢復以來,繼張炳熙、劉敦一和張宏仁之后第四位擔任國際地科聯執委會成員的中國科學家。
 
當前,全球經濟面臨嚴峻挑戰,礦業發展和地質科學發展也面臨大調整。從戰略層面,全球進入到新一輪工業化發展的階段,繼中國、印度、南非等新興經濟體國家快速發展之后,東南亞、中東、北非和南美等國家群正在步入工業化快速發展的新階段,約30億人口工業化、城鎮化進程需要巨量的能源和礦產資源以支撐。也就是說,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全球能源和礦產資源需求仍將持續上升。這種新的發展趨勢,預示了全球地質科學將會持續發展。34屆國際地質大會的主題定為“為明天提供資源”。進入新世紀以來,31、32、33連續三屆國際地質大會均以環境保護、可持續發展為主題,這折射出后工業化的地質科學發展的特征不同。
 
這次地質大會主題的變化,展示了一個新的方向標,預計“資源環境并重”將會再次成為地學界關注的熱題,國際地質科學也將重新定位其發展方向。2016年,第35屆國際地質大會東道主是另一個礦業大國南非,資源主旋律將會繼續。由此,這將深刻影響中國地質科學發展走向,這也為中國在國際地質科學發展進程中發揮更大作用提供了歷史機遇。■
 
(作者董樹文系中國地質科學院副院長,34屆國際地質大會中國代表團副秘書長)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2年第10期 科學傳播)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北京快乐8近200期走势图 佣金最低的券商 大庆冠通棋牌大厅下载 短线股票推荐骗局 四川熊猫麻将软件下 期货配资月息 长春麻将微乐 上海期货配资哪家好 麻将来了旧版本下载 网贷理财平台排名 金博棋牌注册送10元20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