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近200期走势图|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
作者:本刊記者 閆巖 來源: 發布時間:2012-2-14 12:0:17
靜靜的理化學研究所

 
2012年1月22日,東京及其周邊的天氣并不是很好。
 
劉紅娜起得比往常稍晚一點。作為北京大學和日本理化學研究所聯合培養的博士生,她計劃這一天從和光市坐電車去東京買新干線的車票,兩天后前往大阪參加一個學術會議。她最近一直在準備實驗室的新實驗和大阪會議上的發言,以至于起床后才發現家里沒有換洗的衣服可以帶到大阪去了。
 
這段時間,劉紅娜每天早早出門,晚上11點以后才回到宿舍,面對導師下達的任務和不斷的催促,她倍感壓力。
 
理化學研究所的研究員王盛從2007年便開始在理化學研究所工作,至今他依然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到理化學研究所的情形。那是一個櫻花飛舞的季節,研究所的面積之大和環境之美都讓他印象深刻。此外,在所里他看到不同膚色的人,大家都使用英語溝通。
 
“在理化學研究所里各種信息除了用日文發布,也都會同時用英文發布,即使日文一點不會,在理化學研究所里也不太會遇到麻煩。”王盛說。
 
“國際化、技術先進”是研究人員對于這個研究所的共識。
 
東京郊外
 
2010年9月1日剛從中國科學院獲得博士學位的劉明杰來到了位于和光市的理化學研究所,他對理化學研究所的第一印象就是安靜。在他的眼中,“這里位于東京的郊區,因此遠離了東京的繁華與喧囂,而且園內有各種植被花草,池塘中成群的鯉魚,野鴨,使你即使在炎熱的夏季也絲毫感覺不到煩躁,確實是個潛心科研的好地方。”
 
理化學研究所的前身是創建于1917年的民間組織——財團法人理化學研究所,當時其所處位置為東京文京區,后隨著研究領域的擴大,1967年本部遷移至緊鄰東京的琦玉縣和光市。在和光市安營扎寨的理化學研究所像一個靦腆的姑娘藏在一簇簇綠蔭之后,即使是一日之中最熱鬧的時候,也沒有絲毫的喧嘩。安靜是許多人對于理化學研究所本部的第一印象。
 
據了解,擁有近百年歷史的理化學研究所是日本唯一的自然科學綜合研究機構。在物理學、工學、化學、生物學和醫學等領域致力于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目前除了位于和光市的本部之外,理化學研究所在日本的橫濱、筑波、名古屋、仙臺、播磨、神戶等地均設有研究機構,并在美國、英國、韓國也設有下屬機構。對于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對于日本的意義,人們經常會將之與中國的中國科學院相提并論。
 
2003年,王盛到東京工業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在學校的宣傳海報上他看到了理化學研究所內組織的科技研討會的通知,這是他第一次知道理化學研究所的名字。他被當時的教授告知,理化學研究所在日本聲譽非常高,那是真正做研究的地方,也是出諾貝爾獎的地方,這一評論奠定了理化學研究所在王盛心中的地位。
 
劉明杰告訴《科學新聞》,自己最初聽說理化學研究所時并不太了解該研究所的情況,只是憑借網上的信息有簡單了解。后來,他的博士導師江雷院士告訴他理化學研究所是一個科研實力非常強的單位,相當于日本的科學院, 而且前所長及現在的理事長中有曾經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這讓我感到理化學研究所確實是一個實力雄厚的科研機構,因此決定到這里工作。”劉明杰說。
 
此外,理化學研究所看起來一絲不茍,每一簇花草都井井有條,看起來好像是穿著和服的日本人。“在日本做科學家和在其他地方做科學家最大的不同可能是對科研工作細致性的追求,這與日本文化中特別講究細節是有關的。”雷康斌是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在研究所已經呆了十多年的他這樣總結理化學研究所的文化特點。
 
自由與責任
 
理化學研究所的餐廳里,你總是可以遇到一些在各自領域內成績顯赫的研究者們。無論是諾貝爾獎獲得者還是研究所的理事,他們都和普通工作人員一起在食堂吃飯。進餐時,他們常常討論問題,吃完飯則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接著工作。事實上,在理化學研究所人們的工作是比較自由的,他們完全不必遵守時間的限制,不用擔心經費問題,更不用擔心會被要求發表論文。
 
詹益慈是一名來自臺灣的年輕人,他結束了在美國阿克倫大學高分子專業的學習之后便來到了理化學研究所做博士后。他告訴《科學新聞》,自己實驗室的帶頭人是東京大學的超分子化學教授相田卓三,他在該研究領域的顯赫聲望吸引自己慕名而來。
 
理化學研究所外務部研究協力課課長大須賀壯向《科學新聞》介紹,科學家在理化學研究所拿的工資要比在美國做博士后拿的工資高。理化學研究所大部分的經費來自于政府撥款,尤其是目前理化學研究所承擔了一些國家機關的技術項目,其中包括:下一代超級計算機“京”的開發和應用、大型同步輻射設施“SPring—8”(Super Photon ring-8 GeV),以及X射線自由電子激光“SACLA”。每個實驗室的經費則主要是由實驗室主任進行申請,作為實驗室的基層工作者經費壓力比較小,可以專心致志地進行自己的研究工作。
 
據了解,2011年理化學研究所的年度預算共有931.39億日元,其中政府撥給核心項目的資金占288.61億日元,其他政府撥款約593.34億日元。在使用上,三個國家核心項目花費年291.43億日元。此外,日本文部科學省下還設置了科學振興機構和學術振興會,研究人員也可以向上述兩個機構進行研究經費的申請。
 
在理化學研究所,作為一名研究人員,除了較少考慮經費來源外,面對審核的壓力也相對較小,因為理化學研究所在考評機制上也相對較為靈活。
 
“我們至少每3年對實驗室進行一次考評。對于科學家的工作評價,主要是通過一些國際化的標準來實現。雖然一些領域會有獨特的評比機制,但大部分都是與國際接軌的。事實上,對于工作人員的壓力是通過施加給實驗室主任而層層分解的。”大須賀壯同時也表示,在對于論文的發表要求上,理化學研究所并未做過多的嚴格限制,因為一些研究比較偏重實際效用,并不需要通過論文發表來得以體現。
 
事實上,大須賀壯本人的經歷也正是說明了這一點。在研究生涯的最初5年間,作為腦科學領域的研究者,他沒有發表一篇論文,但是卻獲得了自己實驗室主任的高度評價。
 
雷康斌認為靈活多樣性是理化學研究所最大的特點所在,一切的目的就是創造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理化學研究所的文化精髓是只瞄準世界一流水平的研究。
 
據雷康賦介紹,理化學研究所有個著名的主任研究員(實驗室主任)制度, 該制度有兩個特點, 一個是在理化學研究所實驗室主任手中的權力很大,他們手中掌控著預算經濟權以及人事使用權。另一個是一代主任研究員傳統, 每一個實驗室主任都是在日本該領域中的第一。而實驗室的設置壽命則與實驗室主任戚戚相關,如果一個實驗室主任不能繼續工作,但其團隊中沒有能夠在該領域的頂尖者,該實驗室就會面臨關閉。同時,理化學研究所為了保證人才的高素質,采取一些措施促進人才高度流動,如他們的實驗室主任多是從外引進,而本研究所的學生畢業后多會被送走,很少有終身留在理化學研究所工作的。
 
雖然沒有論文的強制要求,但是理化學研究所一直是一個論文發表的“大戶”。自2005年起,理化學研究所連續每年發表學術論文2500篇以上,2010年更是發表了2759篇。在理化學研究所網站上,他們的目標也包含對于論文發表的計劃:每年保持發表1800篇以上科技學術論文,其中至少50%的論文要在世界一流雜志刊登。
 
事實上,即使研究所并不進行相關要求,論文在研究者心中仍十分重要。詹益慈在實驗室的工作十分辛苦,但是他十分珍惜這段難得的經歷:“我們一直在賣命地工作,幾乎沒有私人生活。但是我們將有機會把好的研究成果發表在《自然》和《科學》這樣的雜志上。現在我們還沒有完全獨立,我們需要發表好的成果以取得下一個長期工作,比如高校的助理教授。”
 
獨立新布局
 
2012年1月20日晚上,理化學研究所的食堂里一片歡聲笑語。這一天,理化學研究所有例行新年打糍粑的習俗。即使再忙,野依良治——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理化學研究所現任所長——也基本不會缺席當天的活動。他會換上印有“RIKEN”(理化學研究所英文)標志的藍色衣服,全力舉起木槌和其他人一起打糍粑。活動之后,他就在食堂里和就餐的人們交流、合影。
 
對于理化學研究所而言,野依良治不僅僅是一個所長或者一個著名科學家,他還代表了理化學研究所的一個轉折,帶來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早在1917年研究所前身成立之初,其資金來源主要是政府津貼以及民間捐款。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其前身解散成立了科學研究所株式會社,并于1958年在此基礎上成立了特殊法人理化學研究所,是政府所屬的研究機構。2003年,由于政府政策的變動,原特殊法人理化學研究所解散,另組建成為現在的獨立行政法人理化學研究所,而野依良治也正是該研究所成為獨立行政法人之后的第一任理事長。
 
在雷康斌的經歷中,2003年10月理化學研究所從以前的特殊法人改變為獨立行政法人是一個轉折性的變化。“從那時起研究所的運營工作更加有了自主權和靈活性。”雷康斌說。
 
大須賀壯表示,2003年研究所成為獨立法人主要是依照國家政策的變動。在研究所成為獨立行政法人之后,資金來源仍然為政府主導,變化主要是研究所擁有了更多的自主權利。此外則是科研布局上的一些變化,從十年前開始,研究所對于生命科學領域的重視開始增加。
 
《科學新聞》從理化學研究所了解到,目前研究所比較重視的領域包括腦科學、生物學領域的生命科學研究,發展新材料和工學以解決目前所面臨的一些環境問題等。
 
研究所對于生命科學的重視在國際人才交流上也透露出一些端倪。早些年理化學研究所更多與歐美國家合作開展有關核物理的研究,近十年來理化學研究所與中國在生命科學領域的合作占其國際合作的重要部分。大須賀壯告訴《科學新聞》,近年來隨著中國生命科學領域的進步,研究所也嘗試引進了許多該領域的中國人才。
 
野依良治十分重視國際合作,近年來理化學研究所不但在許多國家開設了海外機構,還設置了各種機制以鼓勵國際人才的交流,尤其是與中國等亞洲國家的交流。
 
根據2010年10月份的數據,理化學研究所有568名研究人員來自世界上53個國家和地區,其中有351人直接受聘于理化學研究所。在理化學研究所接納的海外研究人員中,中國以135人位居第一位,韓國67人居第二,亞洲其他國家共約百人。在理化學研究所近400多名實驗室主任中有6名實驗室主任為中國人。
 
重返商業
 
王盛所在的實驗室成立不久,其中還有來自于企業的成員。該實驗室的目標是利用中子具有高穿透性和強分辨率特點和中子成像原理,開發小型中子源和中子成像設備。這些設備不僅能為制造業和航空航天業中的檢測及化學和鋼鐵業等的物質構造分析提供有力工具,還將開發可移動的中子成像設備,很方便地進行戶外橋梁和建筑物等的無損探傷。
 
王盛表示,自己的研究成果非常貼近實用,尤其是福島大地震之后,很多橋梁和建筑物遭受了破壞,因此特別需要開發無損探傷技術,對這些橋梁和建筑物進行檢測。
 
王盛的實驗室屬于先進計測技術開發實驗室。在理化學研究所,像這樣與產業息息相關的實驗室共有17個,都歸屬于2010年成立的創新推進中心。此外,目前理化學研究所有15個研究團隊與企業進行合作。在理化學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們看來,近年來尤其是在野依良治任理事長之后,理化學研究所在實用性和研究成果的產業化領域都有所發展。
 
在王盛看來,研究所朝產業和實用性方向發展是近年來較大的變化。主要原因是2009年日本民主黨上臺后對科技政策的調整。理化學研究所作為一個需要政府出資的獨立行政法人機構,其研究方向和資金分配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政府的影響。
 
“基于社會、政治的大背景以及為了進一步擴大理化學研究所在日本社會中的影響力和對日本產業發展的直接作用,理化學研究所也開始特別重視跟國計民生息息相關的項目的研究,尤其強調大力發展跟產業關系最緊密的工科方面的研究。”王盛說。
 
而對于研究布局的變化,大須賀壯也表述了同樣的觀點。他介紹說,早些時候的政府更重視基礎研究,所以導致我們早期的布局會更傾向于基礎研究。而目前的政府還是一個新的政府,對于科技領域并不是十分有經驗,并且十分保守。新政府更喜歡一些民用方面的研究,這就導致了我們的研究布局也更重視應用。
 
大須賀壯告訴《科學新聞》,目前成果的產業化領域做得比較好的主要是生物燃料和制藥這兩個領域。之所以會出現這種狀況一方面是由于理化學研究所開始考慮產學研的問題。另一方面則是由于企業的需要。
 
據介紹,早些時候在制藥領域的科研工作主要是企業自身進行研發。而隨著研發難度的增加和所需儀器設備的關系,制藥公司開始尋求與研究所及大學等國家或者公共研究機構進行合作。
 
事實上,對于如何更好地實現產學研、與企業進行合作,理化學研究所有著悠久的歷史和經驗。早在成立之初,理化學研究所便建立在商業的基礎之上。據了解,1939年理化學研究所前身旗下便擁有68家公司和121家工廠,如著名的電子器件公司理光(RICOH)就榜上有名。
 
“以前我們便關注商業領域,現在我們又重新回到商業領域,這好像是一個循環。”理化學研究所的理事大江田憲治很是感慨。■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2年第2期 實驗室)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北京快乐8近200期走势图 德州 开元 app下载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九乐棋牌手机版下载预约 炒股开户流程 杰克棋牌炸金花 中国银行股票行情 开心棋牌官方 重庆麻将下载手机版 股票融资杠杆比例 温州麻将规则